百乐门国际娱乐

你的位置: > 百乐门国际娱乐 >

中国娱乐航母:梦回百乐门 70年前上海重现(图)

已阅读:次  更新时间:2019-06-04 02:24  作者:admin  

  如今提起上海,很多人都会想起她的高楼大厦,她的现代化和国际化,但上海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弥漫着老上海的气息,旗袍、爵士乐、还有似乎从七十年前传来的蹦擦擦旋律……

  鲍正祯:我一看街上还有黄包车拉出来了,我们在二楼的时候,黄包车推出来了。

  解说:二十世纪初当交谊舞之风东进时,在上海首先出现了大大小小数十家舞厅,场场舞会办到深夜。在此背景下,1932年,中国商人顾联承投资70万两白银,在上海静安寺兴建mountHall。其英文原意是“最高的、最卓越的建筑”,并以谐音取名为“百乐门”,成为当时上海滩最顶级的舞厅,能在百乐门跳舞,既是当时最时髦的娱乐活动,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张学良、徐志摩等诸多名人都曾在此留下踪迹,卓别林夫妇访问上海时也曾慕名到此跳舞。

  王金勃:百乐门我们把它叫做,是我们上海中西文化的会合点,号称远东第一乐府,所以人们只要一提到百乐门,就知道它是一个上海文化娱乐的一个象征。

  解说:70多年后,百乐门依旧矗立在上海静安寺的旁边,白天,在高楼大厦包围下,这座有着70多年历史的建筑显得黯淡苍白。但是每当夜幕降临,人们总能在这里感受到一些70年前的气息。就是这个台湾男人,赵世崇,在2002年经过重重竞标,最终获得百乐门的经营权,随后投资2500万元人民币重新装修了“百乐门大舞厅”,力图再现百乐门当年的风采。

  其实要说起来,赵世崇能重建百乐门,是连他自己都曾经意想不到的事情。您可不知道,这个赵世崇,对百乐门整整向往了四十多年!

  赵世崇:从小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白先勇先生的小说,尤其是《金大班的最后一夜》,还有很多上海的老杂志,都提到了百乐门。

  解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赵世崇在各种文学作品,电影电视和身边父辈人的描述中,一遍遍想象着当年的“百乐门传奇”。

  赵世崇:他是远东第一乐府,圆形的灯柱通体透明,爵士乐队,旗袍舞女,绝世风华,扬名四海,所以我小时候对百乐门就情有独钟。

  解说:1990年,借助改革开放的潮流,40岁的赵世崇作为第一批台商来到了上海。他的一个强烈愿望,就是一睹心目中百乐门的风采。

  赵世崇:当飞机要下降的那一刹那,我就往窗外一看,怎么这个城市乌七八黑的,我说上海怎么是跟我想象中的上海不大一样啊,到了百乐门以后呢,怎么感觉百乐门那么凋零?

  解说:当时赵世崇还不知道,百乐门在1954年被改建成红都大戏院,后更名为红都影剧院,内部一些经典建筑都拆除了。当年百乐门歌舞升平的景象只能存在于泛黄的老照片和上海老克勒的记忆中了。

  赵世崇:其实老克勒呢,它是一种外来音,叫class,就是非常高档的,非常有水平的,他们这帮人呢,是比较早期接受西方文化的,非常海派的,出门服装都非常整齐,有时候带个礼貌,围个围巾,抽个雪茄,或者抽个烟斗,整个仪表都非常讲究的,这就叫老克勒。

  老克勒说的就是老上海有层次、会享受的绅士,这些人是当年最经常光顾百乐门的顾客群体之一,百乐门的没落,不仅让这些人心中感伤,就连从来没有见过百乐门真实模样的赵世崇,也觉得心里凉了半截!

  赵世崇:我一看是个电影院,当时我心里感受非常的失望,再走进里面非常的零乱,有个小卖部,有个咖啡座,还有很小的歌舞厅,还有上海的小馆子,我说百乐门怎么会这样子呢?

  这话说起来容易,要知道,当年百乐门里最富盛名的弹簧木地板、玻璃舞池和位于半空中的回马廊,由于历史变迁都已经不复存在,甚至连张图片都很难找到,赵世崇仅凭着一本小说、一个念头,如何打造啊?何况当时,百乐门已经交给一位香港商人经营,论名声、论实力,赵世崇都望尘莫及。可这心里又不甘心,于是作为第一批来到大陆的台商,赵世崇在上海留了下来,他以前在台湾就是经营娱乐餐饮业的,凭老本行,他开始闯荡上海滩,并且很快立稳了脚跟。

  解说:在此期间,赵世崇常常会想起百乐门,蹦擦擦的旋律在他脑中一遍遍响起,期望着有一天可以由他来重建百乐门。

  赵世崇:我就一直经常的在关注百乐门有没有可能重建,会不会重建,什么时候可以重建?

  解说:百乐门所在的静安区地处上海市中心,老上海的文化底蕴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如今,静安区内现代商贸发达,中西文化交融。出于对百乐门这座有着70年历史建筑的保护,同时也为了给这座现代化的都市增加文化氛围,2000年,上海市有关部门开始启动百乐门重建计划,当时担任上海市静安区文化局副局长的王金勃对此事记忆犹新。

  解说:赵世崇听说这个消息,非常兴奋,似乎自己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可是他马上发现,自己要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

  赵世崇:当时参与竞标的,有很多大的财团,包括新加坡的,马来西亚的,香港的,日本的,他们的财力都非常的雄厚。

  可以说,和这些国际财团比起来,赵世崇的实力是最弱的!大家都冲着百乐门这块有着七十年历史文化的牌子而来,一个个都志在必得的样子。让赵世崇着实担心了一阵子。要知道,当年百乐门能够在上海滩塑造辉煌,经济实力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元素。

  解说:当年,顾联承投资的白银70万两,折合当时的通用货币是127万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相当于1000名纺织女工16年工资的总和。雄厚的资金将百乐门打造成当时上海乃至全中国最著名、最现代的舞厅。每当夜幕降临,几百辆的轿车停在百乐门周围的各条马路上,每辆车都有自己的编号,客人快要离开时,号码便在9米高的玻璃银光塔上用彩灯显示出来,司机看到是自己的号码就把车开过来。那时的百乐门,周围没有高的建筑物,它的光环可以照耀到一公里以外,上海的夜晚在闪耀的光环之下,演绎着大都市的无限繁华。

  据说,在当时上海滩300多家舞厅中,百乐门是最高级、最出名的。有着这样辉煌的历史,想要重现往日风采,这财力肯定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可是面对众多财大气粗的国际财团,实力最弱的赵世崇是如何取得最终的经营权呢?

  欢迎回到财富故事会,继续听王凯跟您聊。话说赵世崇要和众多国际财团竞争百乐门的重建标书。跟人家比,赵世崇实力最弱,一些朋友甚至对他说,没戏了,放弃吧。但赵世崇不这样想,外来的和尚不一定会念经,这话就在百乐门应验过。当年,百乐门建成后,一度租给法国人经营。这位法国人规定舞客一律自带舞伴,而且收费极为昂贵,这使“百乐门”蒙受极大的损失。所以赵世崇还是想奋力一搏,因为他手中还有两宝。

  赵世崇:当时我来的时候,什么成都路高架,延安高架统统都没有,因为我想上海终究它是个大都市,//它是一个非常有海派文化的地方,//发展总是有一段过程的。

  解说:海派文化最典型的特征就是“海纳百川,兼容并蓄”,而当时的上海在赵世崇眼里,就是块有待开发的处女地,于是他把自己在台湾的商业模式移植到上海,在这里打造娱乐城。

  赵世崇:我就在上海的卢安区淮海中路投资了一家可以说是当时最大型的歌舞厅,其中包括迪斯科舞厅,40个豪华包房的KTV,还有一个钢琴酒吧。在94年的时候,我又引进了在台湾非常有名的火锅自助餐,叫做温莎堡海霸王,里面也有桑拿浴。当时也轰动了一时。

  尽管这些场所因为拆迁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却让赵世崇在上海餐饮娱乐行业留下了名声。这在之后帮了他不小的忙,因为为了慎重起见,上海市静安区文化局在选择重建百乐门的人选时,特地对每一个竞标人进行了调查。赵世崇作为最早来大陆投资的台商之一,这时候开始有优势了!

  王金勃:有的大的财团,从我们测试下来呢,他有钱,但是没有理念,他没搞过这种娱乐,只是单纯的搞过餐饮。

  解说:靠着在上海餐饮和娱乐界多年积累的名声,赵世崇初战告捷,加上他的另外一个法宝,重建标书就非他莫属了!

  赵世崇:我的理念就是我要把现在的百乐门,现在那么凋零的百乐门,恢复成当年的百乐门。

  就是基于这两点,赵世崇成功拿到重建百乐门的标书,一来,他四十年的期待似乎就要有结果了,二来,这些年在上海经商的经验告诉他,上海需要百乐门这样一个地方,既保留着上一个世纪的经典,又能符合21世纪的顾客对时尚的追求,于是百乐门在赵世崇心里,就不仅仅是一个圆梦的场所,更是他事业的延伸。可是,想要在日新月异的国际化都市里,重现一个历史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娱乐场所,难啊!

  赵世崇:当时我们在整建的过程当中呢,也碰到了很多很多的难题,因为这是保护建筑,它的整个外观是不能动的。

  钟鸣达:百乐门是东方乐府,盛名非常的巨大的,我们接到这些工作,当然是诚惶诚恐了,唯恐怕我们的能力不够,做的东西不好,呈现出来给人家看到会笑话的。

  解说:百乐门初建时的外观是当时英美风行的ArtDeco建筑风格,也就是装饰艺术,其建筑内部富丽堂皇,灯光优美璀璨。如今想要重现这种建筑风格,就要费些力气了!

  钟鸣达:它里边有很多的图腾,有很多的雕塑,有很多的镶嵌玻璃,这些东西呢,我们年代久远以后,要找它不太容易。

  赵世崇理想中的百乐门,就是一台能让人们走入“时光隧道”的“机器”,通过它,回到七十年前的老上海。但是出于对百乐门重建的重视,上海市文化局专门组织了一个专家团,从外在风格到细部装饰,一一对赵世崇的提案和图纸进行审核,这下,矛盾就来了。

  钟鸣达:百乐门是一个商业建筑,它必须要热闹,必须要华丽,很精雕细琢的,画梁雕栋的。

  王金勃:我们担心如果说整个造出来以后,我们怕外界对我们百乐门整个印象,会不会大家多少年没见了,很多人很想见到底是什么样的百乐门,当时担心会不会有这样的担心。

  赵世崇:我们一共认证了三次,最后才勉强通过。//第一次因为我们的颜色专家的要求比较高,它重新驳回了,第二次我们用的材料他认为比较粗糙,要重新改。

  在多次沟通之后,重建的图纸最终敲定,但这只是硬件方面,在施工队伍开工的同时,赵世崇还得操心软件上的恢复,要想找回70年前百乐门的氛围,有些因素是不可或缺的!

  欢迎回到财富故事会,继续听王凯跟您讲故事。话说赵世崇要在百乐门重现当年的风采,光是在硬件上的装修上给人70年前的感觉还是不够的,他还得在别的方面上下下功夫!

  赵世崇:在筹备的期间呢,我们也知道要恢复百乐门你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爵士乐队,你要恢复百乐门,你必须要有很多专业的舞师。

  王金勃:当时1947年在上海成立第一个华人乐队,这些乐队的演奏人员都70多岁的老人,他(赵世崇)都把他请来,一起回忆当年百乐门怎么经营的状况。

  解说:爵士乐队曾经是百乐门的经典之一,2002年,赵世崇经过朋友介绍,找到了当年曾在百乐门演奏的鲍正祯。

  鲍正祯:他说百乐门要重建了,要恢复我们旧上海的百乐门,要找老的人,叫我来了,现在的(人)不行的。//他吹出来的味道跟我们两样。

  解说:当时鲍正祯已经75岁了,能够受邀再次来到百乐门演出,老人家也十分高兴。

  赵世崇:他也非常高兴的,他说如果有一天能够恢复百乐门,他也想回到百乐门去重温旧梦。

  解说:除了老乐手,赵世崇还通过上海市交谊舞协会,找来很多专业的舞蹈老师。

  赵世崇:我恢复的百乐门呢,我是风华再现,不同当年,怎么讲作不同当年呢,当时的百乐门它的舞伴只有女士,那我们现在的百乐门呢,有男舞师,也有女舞师,都是非常专业的。

  解说:2002年,在百乐门建成70周年之际,赵世崇投资2500万人民币重新打造的百乐门开业了!那一年的圣诞节,上海市民惊奇的发现,70年前的老上海,仿佛就在眼前!

  王金勃:黄包车停在外面,还有请了印度人,印度人戴着那个帽子在看门、推门。

  赵世崇:我们想让整个观众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们的服务员呢,都穿着老上海的衣服。

  鲍正祯:我就好象回到年轻的那个时候了,因为年轻的时候我已经跑到舞厅玩了,重新回到百乐门。

  现在的百乐门,已经成为上海老克勒最经常光顾的地方之一。常去百乐门的人,还会经常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木地板上,听着七十年前的音乐,老泪纵横,或许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寻浪漫绮尼的繁华旧梦。

  王金勃:现在只要出现老上海,就会有百乐门的形象出来,//所以这些我们台湾的同胞,香港的,包括国外的友人都慕名而来,所以现在每天晚上,有七八十岁的回来怀旧的。

  赵世崇:有一位旅美的华侨,那个时候他已经80岁了,//他要求他的小孩,他在过80岁的生日,一定要到百乐门来,他带着他的子女将近有二三十位,在这里共度他的生日,当时他想起往事满脸都是眼泪,我看了这个情景非常感叹。

  赵世崇清楚的知道,其实百乐门不仅仅是一个可以满足人们怀旧愿望的地方,她一直以来都是一种象征,一种娱乐文化的代表,赵世崇想在今天重现百乐门的风采,就势必要重建她在娱乐文化界的地位。所以,赵世崇接下来的挑战就是如何吸引年轻人光顾百乐门。

  解说:为了紧跟现代商业的发展步伐,也为了满足不同的顾客群体,赵世崇将百乐门的二楼打造成颇具现代风格的disco酒吧,将老、中、青都囊括在他的顾客范围内。

  赵世崇:我要特别强调的就是百乐门的时代意义,它是一个多样化的,多元化的经营方式,希望能够找回许许多多怀旧的客人,也能够让新的一代的客人都能够接受的娱乐场所。

  赵世崇:来到百乐门//的人也非常多,//可是我们这个面积呢,可以容纳顶多300人。

  钟鸣达:它因为是70年前的东西嘛,当时的设计又没有说我们马路旁边要停车,然后本身这个建筑呢,单纯的面积又小,如果说要把它做一个文化产业的话,它在经营条件上有点不足。

  赵世崇:像美国拉斯维加斯他有他国家的代表秀,到了法国它有红磨坊,到了英国都有他们国家代表的一种秀,我就希望说把百乐门做成能够代表中国的一种大型的歌舞秀。//所以我才会走出上海到了昆山,到了合肥,做些什么呢,在百乐门这个娱乐楼里面了,我想做一个能够可以容纳一千多个人以上的演艺广场,可以演出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再结合一些西方的歌舞、杂耍、魔术、特技,综合性,中西合璧的一个演艺广场。

  “月明星稀,灯光如练。何处寄足,高楼广寒。非敢作遨游之梦,吾爱此天上人间。”这是1932年上海百乐门舞厅刚刚建成时,上海滩传颂一时的诗句,字里行间流露着老上海人对百乐门的喜爱。如今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赵世崇凭着一种上海情结唤醒了很多人沉睡了半个多世纪的海上旧梦,也让他的餐饮娱乐事业达到了顶峰。百乐门因为这座城市而沉浮,因为这座城市而重生,但是能否实现赵世崇打造中国的娱乐航母的愿望,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CCTV财富故事会)

客服时间:(9:00-18:00)
(周六日休息)